南懷瑾老師口述筆錄

(一)志心學仙佛者,或為讀書求學問者,最易被「虛名」所誤。所謂「虛名」,是指一個人聽說某人很有學問,或傳說某人有道術的口頭榮譽,而實際上,此人並無什麼真才實學,等於混世的窮光蛋冒充富翁,是一樣的可笑。

人生一落「虛名」的圈套,首先便是誤己,漸次就貽誤他人了。凡被「虛名」自誤的人,越來越覺得自己真了不起,終至於自我陶醉而發瘋。至於受他人「虛名」所害的人,往往會落於想像,越來越不切實際,甚之,會變成「我眼本明,因師故瞎」的以盲引盲之後果。所以古人有云:「原來名士真才少,偏是僧家俗氣多」的慨嘆!

(二)如果在傳統仙佛兩門來講,凡是真正有成就的明師,一定是會遊歷人間,訪求可以繼承衣?的傳人。徒不擇師,或師不擇徒,都屬於罪過的行為。這是「我聞如是」,並非杜撰亂說。因此古人有謂:「此身無有神仙骨,縱遇真仙莫浪求」的名言。學密宗的人,首先自己先要積功累德而構成「法器」,自然會有成就的上師來遇合。

而在我呢?平常為了糊口謀生而寫書苟活,正如古人所謂「秀才文選半饑驅,著書只為稻粱謀」而已!凡事有利就有弊,我因平生亂寫書,不幸構成「虛名」而誤己誤人,實非始料所及,真是罪過、口過一齊來了!

況且我的書或是自己已經過目,甚之是未經過目的講稿,在外界,在大陸,到處有許多盜版,錯誤百出,不但追訴無門,在我自己,更是追悔莫及。豈只誤己誤人,實為罪過不小。

當年在抗戰末期,我在四川樂山烏尤寺與馬一浮先生談論一個問題。馬先生說,他年輕時輕易寫作,回顧起來,很想自己把它燒毀。我當時聽了,恐怕自己有失言不當之處,心為不安。而今想來,對於馬先生的話確有同感!

(四)現在我的行年快逼九十衰齡,精神色力,大非昔比,確有「形居餘氣」之感,故對各方一切來信,及有所疑難問訊,一律視之生畏,實在?有餘力一一作答,同時又?有一個可以代筆代答的人,所以只有寧可得罪諸公的厚望,再也不能冒「虛名」、「虛譽」而托空妄語了!

(五)為此而特別請人筆錄代書致意,敬請見諒是幸。此祝

大家平安

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日


附:這是懷師於1964年在台灣時,對自己反思的詩。
自訟恥為師四絕示諸子
慙為儒師
微言大義有沈哀。王霸儒冠盡草萊。
用舍行藏都不是。恥為師道受人推。
慙為道師
玄微不識有無功。致曲難全世異同。
兵氣未銷丹未熟。恥為師道立鴻濛。
慙為禪師
拈花微笑付何人。一會靈山跡巳陳。
拄杖橫挑深夜月。恥為師道頌同真。
慙為人師
四壁依空錐卓難。夔蚿鵬鷃總無安。
時流吾猶趨溫飽。萬壑風吹隨例看。